欢迎来到 - 名丰文章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情感故事 >

有一段知青插队经历 工作中的苦脏累那都不是事儿

时间:2019-04-10 19:11 点击:
情感倾诉知青同学合影 吕廷洋供图 倾诉档案 倾诉人物:吕廷洋/63岁 倾诉时间:2017年7月13日 倾诉方式:情感倾诉邮箱 1971年12月,我和126中学的十余位同学一起

倾诉方式:情感倾诉邮箱

1971年12月,我和126中学的十余位同学一起,奔赴辽中茨榆坨赵家村插队。那段难忘的岁月,正是同学们人生中的黄金时期,时代磨炼了我们不畏艰难的意志。

今年6月30日,我们这些人四十六年后再相聚,一起回忆了当时的生活。

插秧时每天负重步行六七十里

那是1971年12月22日,我们126中学18名同学离开了沈阳,奔赴辽中茨榆坨赵家村插队。

我们青年点那趟红砖房,建在村子的最北侧,八个房间各自独立,50余名新老知青来自沈阳三个不同中学,小的十七八岁,大的也就二十出头,几乎没有农村生活和劳动的经验。

当时村里地多人少,农忙时早上不到四点,起床号就响了。所谓的“起床号”,就是老乡敲打废铁管发出的声音。起床时天还没亮,我们从睡梦中爬起,闭着眼睛拿上工具,便跌跌撞撞地走出青年点的大门。

水田插秧时,只能减少休息时间加大工作量。带泥的秧苗有七八十斤重,挑起来送三十多趟,脚下的路多是沟渠和池梗,一个来回少说二里地,一天下来就六七十里。

还有每年的防洪筑堤工程,缺少机械设备,全靠人拉肩挑,我们男知青跟着大家一起分成数支队伍搞竞赛,用土方量做衡量标准。我们所在的赵家村有我们知青参与投稿,指挥部的大喇叭常常传来赵家村民兵连的辉煌成绩。

当时也为跟不上的人想了办法,可作为半拉子(即半个劳动力),这样劳动强度可减轻不少。但在同学们看来,这种照顾谁也不领情,为了青年人的尊严,大家都硬挺着,互相接垄帮忙,几个月下来,无人掉队。

挂满衣被的晾衣绳是青年点的风景

劳动之余,每日傍晚,几个同学坐在房前的石头上,天南海北聊个没完,有人旁听捧场,高兴了随着村里喇叭播出的乐曲还唱起来,乐观向上的同学们就这样把一天的劳累给忘了。

劳累可以忘记,但是饥饿却总是扰人心。我们是集体开火,每天两餐,由同学自己做,每人标准定量为每月45斤,但因缺少蔬菜和副食补充,加上体力劳动强度大,只能数着饭票吃,有时晚间饿醒后,就跑到井边喝碗凉水,应付一下乱叫的肚子。

记得有一年五六月间,学校听说我们所处的困境,竟然从沈阳拉了一车菠菜,让我们美美地享用了五六天,至今令人难忘。

青年点如同一个大家庭,集体生活同学们都要脸面,再劳累也注重个人的卫生及室内清洁,每晚伙房会用做饭剩下的余火温热一锅清水供女同学使用,而男同学一年四季用凉水冲洗已成习惯。

我们的院子里,几条晾衣绳常常挂满了同学们清洗和晾晒的衣被,远远望去也算是青年点的一道风景。天气再热男同学也没有赤背的,当地老乡看到后不止一次感叹,学生们真讲究。

几年后,同学们都陆续抽调回城,工作中的苦脏累对同学们来说都不是事,有那段知青插队的经历,为今后的工作生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让同学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做出了不同的业绩。

供销社的面包成了我们知青的“最爱”

倾诉档案

倾诉人物:周莉/62岁

倾诉时间:2017年7月10日

倾诉方式:情感倾诉邮箱

我是1972年由沈阳市第28中9年2班下乡,到新民东方红公社东方红大队当知青。

那年,我刚刚16岁,是下乡同学中最小的一个女生。

练高跷一出门就摔了个屁蹲儿

回忆当初,我们曾把高粱苗当草锄掉;曾趁“歇气儿”的工夫头蒙大棉袄倒在地头酣睡;曾穿着“农田鞋”跟社员一起去挖“农田沟”;也曾十几个知青用稚嫩的肩膀一起拉着一挂马车,将河里的淤泥运到地里;我们还日夜不停地轮班将秸秆用铡刀铡碎,再用从各家挑来的大粪,搅拌发酵成“大寨肥”……

记得有一年过春节要踩高跷,我当时是小队的妇女队长,必须得参加。于是我就开始练习,因为是冬天,“场院”上寒风刺骨,青年点的门前结了厚厚一层冰,我踩着高跷一出门就摔了个屁蹲儿,被大家给笑坏了。

有天晚上我们正在大队部的院子里练习,忽然有人喊了一声,“怎么直晃啊站不住了!”我们急忙都往大队部房子上靠,可后来才知道,那天是海城地震了。很多年后想起那个瞬间,还有点后怕呢,发生地震靠在房子的外墙真是太危险了,可我们那时太小不明白。

二两粮票一毛七分的面包是那么好吃

我们下乡那些年,有一种高粱叫“晋杂五”,这种高粱壳子多,不怎么好吃,可我们的早饭很多时候就只能吃它。时间久了,有的青年就吃出了胃疼的毛病。我们大队是公社所在地,有一个供销社,里边的面包就成了我们知青的“最爱”,每当一听说供销社进面包了,我们就会去抢购,那时面包是二两粮票一毛七分一个。很多年过去了,还会觉得那面包怎么那么好吃呢?

如今我们都从当年的中学生成了中学生的爷爷奶奶,可我们曾经的青春岁月和那些泪水汗水仍在心中慢慢流淌,不曾忘怀。

赵宝恕

我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再见你一面

前排中间是赵宝恕 刘冠斌供图

倾诉档案

倾诉人物:刘冠斌/66岁

倾诉时间:2017年7月7日

倾诉方式:情感倾诉邮箱

阿阳,你好。非常感谢阿阳情感倾诉写出了我们知青的故事。

我今年66岁了,是1968年知青中最小的一个,这次写出我的故事,是因为我有一个心愿,希望找到当年的发小、我的好友赵宝恕。

我和赵宝恕是发小,从小在一起,一起玩着长大,小学到中学都是同学,关系非常好,家也是前后院住的,在铁西区北一路光明街附近。

1966年我上初一,赶上了特殊的时代。1968年,我和赵宝恕分别下乡,虽然不在一起了,但是我们的友谊并没有变淡。1969年春节,是我们下乡后第一年回家过年,我们俩以及另外几个朋友又得以重聚,于是我们去了家附近的光明街照相馆,拍下了这张珍贵的照片。前排中间是赵宝恕,最右的是我。

当时虽然条件艰苦,但是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直到1998年后,由于忙于生活,我与赵宝恕失去了联系。

我退休后,一下子轻闲了,我再次想起我的好友。于是,我开始寻找他,他原在沈阳16中学工作,他的爱人也是16中学的。可是当我满怀希望来到16中后被告知,16中学已经不存在了。我又找到他哥哥所工作的大东区环卫所,仍然查找不到。我千方百计地打听到了他曾经住过的皇姑区教育局宿舍,仍旧没有找到。

宝恕,我还记得你的女儿叫赵一玲,她现在还好吗?我的儿子刘一鸣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赵宝恕,我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见你一面,像当初那样你拉胡琴、我吹笛,这是此生的奢望吗?

阿阳邀请你来朗读情感故事

本报讯 (华商晨报记者 袁娜 高巍)想看《情感倾诉》,却没有空闲时间怎么办?阿阳邀请热心读者,把情感故事录制成音频,让您随时都能大饱耳福。

本报《情感倾诉》栏目现征集“朗读者”,您可以随意选取《情感倾诉》之前的故事朗读出来,并录制成音频,发送给我们。本报进行筛选后,将在情感倾诉公众号上择优展示。

征集要求:朗读者声音清晰,以普通话朗读阿阳的情感故事。

征集邮箱:qingganqingsu@163.com(音频请以MP3格式发送,留下朗读者姓名和联系方式)

咨询电话:024-86205098

咨询微信:15998807994(注明朗读阿阳情感故事)

注:本次征集为公益性活动,仅用于本栏目公号读者倾听分享,不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阿阳情感倾诉”微信公众号邀您关注

想看《情感倾诉》的故事,报纸却没在身边,怎么办?

阿阳的粉丝有福利啦!只要您关注“华商晨报情感倾诉”微信公众号,不仅可以随时看到阿阳的文章,还可以给阿阳留言互动。

微信关注办法

1.扫描二维码;

2.在微信“通讯录”界面点击右上角“添加”,搜号码hscbqgqs,即可关注。

如果需要倾诉,请第一个想到阿阳。这里是(024)86205098华商晨报情感倾诉热线。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