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名丰文章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散文是人生的修行

时间:2019-04-10 19:49 点击:
邢台网 是邢台日报社主办新闻网站,邢台综合新闻门户,有邢台日报、牛城晚报、邢周报等多家数字报刊。

下一篇4  

2019 年 2 月 15 日 星期 五

散文是人生的修行

散文是人生的修行

散文是人生的修行


散文是人生的修行

任晓璐

在邢台的众多作家中,我对丁肃清老师算不上十分了解。论年龄他是长辈,论文学创作成就,我和他不能同日而语。他创作时间的长度,基本上与整个新时期文学相等。他创作题材的宽度,涵盖短篇小说、长篇小说、散文和报告文学。他还出版有文艺理论研究的著作,全面开花的创作成果,让人很难分清楚哪个门类的创作是他的优势。

但是因为自己喜欢散文热爱散文,也写了这么多散文,有一些关于散文创作方面的切身体会,我就想谈谈丁老师的散文写作。尽管我没有非常系统地读过丁老师的作品,但他的散文却总是在不经意间就让我看在眼里、烙在心上。他的散文《一个人和一幅画》,被小学语文教材所采用,《敲门 推门》,收录在大学写作教程,还有在网上可以看到,他的众多散文作品被作为重点高中高考复习范文。文字朴实却很精致,能够很轻松地抓住读者的心,这就是文章的风骨所在,灵魂所至。仔细想想这也不奇怪,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丁老师就在作文章了,这叫文字的功力和功底,十年磨一剑,先生磨过了几“剑”了?

丁老师在生活中给人的印象是低调的。谈文学,对他人尽是褒奖,谁谁是小说的旗帜,谁谁的散文写的最棒,谁谁是最有潜力的作家。对自己则是贬,如他在近日出版一部书的自序里写自己:“作了这么多年的文章,既没写上去成名家,也没掉下来被淘汰,一幅尴尬的自画像就悬在半空,悠荡悠荡、御风沐雨……”

他并非信徒,却有了佛心。看看他一部部散文集的书名就明了,从《芭蕉雨》到《誓不成佛》,从《你们要进窄门》到《莲花静静开》,一路走来他的散文走了多远?这是一场寂寞的修行。在散文的世界里,能够把人世间一切嘈杂抛到脑后,静静地观赏着,倾听着花开花落、晨钟暮鼓而不为所动,那是一件多么不容易做到的事啊。

《洗洗尘心》是他发表在《光明日报》上的一篇短文,写的是他的生活状态,每年的大年三十,他都坐在办公室里或读书或写作、或只是静静地坐着想事儿,几十年如一日,就这么过来了。散文的高贵,就在于她倾情抒写真善美,我们相信散文是可以洗涤心灵净化心灵的,斗转星移,她可以把一个人的内心擦得铮亮。丁老师文集里的散文大都很精短,读之,留在读者心里的印迹却很长。

《誓不成佛》是他的一篇名作,获得过老舍文学奖。那是他游历九华山,拜谒了地藏王,然后在铜陵市的一家客栈,坐在床上,将被子枕头当做桌,一气呵成。写完后仔细端详着自己的文字自言自语:好文!将来我要把此文作为我的书名!

丁老师形容自己创作的心态,垂帘无个事,抱膝看屏山。有感想、有灵感就敲敲电脑,没有,就看看书喝喝茶、闭目养神。丁老师是个不喜欢运动的人,罕有游山玩水时,必是佳作妙文出。《勐巴拉娜西》是发表在《长城》上的一篇散文,是写他游览西双版纳,通篇写植物、写动物、写舞蹈、写“猫哆哩”“哨哆哩”,还有骑摩托车后面带着少女的小和尚……一切风景尽收在他眼底。但这不是一篇流于一般的游记散文,浓烈的文化色彩、个性的哲思,恰到好处的融入在西双版纳的美景里。

《听讲普洱茶》可以看做是他写西双版纳的副篇,用丁老师的话说,那是用的“下脚料”,他写茶,也写讲茶人,文字不足两千,却把个普洱茶写活了,还把个讲茶人写的妙趣横生。行文如潺潺流水、行板如歌,读之如饮清泉,思之养神润心。精妙的散文就像如此,多一字添足,少一字匮缺。丁老师是个特有灵性的作家,他是一个无论在哪儿挖井都是要见水的人。竹头木屑、东鳞西爪,皆是文章。

《青海青海》是丁肃清发表在《北京文学》上的一篇大散文,上乘之作。一条黄河,承载了千年哲思。坎布拉,塔尔寺,青海湖,作品只写了这三个地方,都是盛景,都写的重笔浓彩。一幅画,一幅一幅的画,走过来了就是风景。最重要的是,在作者的笔下,这些风景都在思想、都在说话。这就是一篇好作品与其他的不同。那些活起来的文字在笔下飞扬,应了那句话:文之妙,在于能飞。写散文的功夫在于语言,更在于对散文题材的驾驭挖掘。显然,丁老师是驾驭题材的高手,一篇《青海青海》,谈古论今,写得是汪洋恣肆、荡气回肠,挥洒自如。

《家谱二丁》是一篇万字散文,写了两个老八路。也是丁老师两位曾做过县委书记的姥爷,他们活在那一段让人激情澎湃的岁月中。不仅仅是为了纪念,而是让曾经的历史告诉现在,我想这大约就是丁老师此文的深刻含义。《家谱二丁》的语言风格,比较起他惯常的文风大为不同,絮絮叨叨地说,推心置腹地说,沉稳地叙说,一个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一幅幅风雨沧桑的画面跃然纸上。

散文,门槛很低似乎人人能写,但好的散文并非人人可为。散文所抒写的是一种思想境界,思想境界达不到一定的高度,那对于要写的事物,也只能是叹为观止写个皮毛的份儿了。丁老师是在文坛闯荡江湖这么多年的老作家,他无疑对人生、人性有着深刻的思考。丁先生还是教授,学院派,读书多是自然的,看看他发表在核心期刊上的学术论文,《叙事散文的情愫与架构》《随笔创作误区与文化内涵思索》《现代散文艺术扩张与飞》……他研究散文,也创作散文,我们就能理解他散文创作的厚积薄发、举重若轻了。

丁老师既写散文也写小说。有些作品看上去是介于二者之间,既像小说又像散文,譬如《墙上的图画》,本来是作为散文发表在《山东文学》,却被某些选刊当做了小说选用。譬如他的《流浪猫》是散文,但却用了小说笔法,有人物、有故事、有细节。谈他的这种文风特点,不能不提《那个与橘子同眠的男人》,是写在大冬天里的一个买橘人,面对买橘子的“我”的那种诚实大度,面对从橘摊前走过的妇女和她的孩子的那种善良,作品情节平凡却一波三折,读到极处,真的就把人感动的潸然泪下了。此篇是作为散文发表在《福建文学》的,但又可以作为地道的小说去欣赏。

小说是虚构,是讲故事,散文则是写真人真事、真情实感,从丁老师作品里至少可以让我们加深对他的认识,他的写作没有刻意地去编故事,而是把生活与文学当做一回事去写。对于一个成熟的作家来说,我想这样不会影响到作品的美感,因为生活里的真善美远比文学里的更丰富更饱满,这些素材是写不尽道不完的,只需要作家们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就可以了。丁肃清有一个创作观点,即写作就如做雕塑,雕塑一张人的脸,只不过是把不是脸的材料剔除就罢了。当然,这需要有的是一颗匠心,用心说话,用心做文章,这才是作家们的核心素质。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