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名丰文章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现代诗歌 >

关于现代诗与古典诗的叙事 / 龚鹏程

时间:2019-04-19 18:37 点击:
现代主义在世界各地的发展状况不一。台湾于50年代兴起的现代诗歌,波澜壮阔,影响深远。但迄今研究者虽多,对其性质,掌握却仍不准确。本文重新解读文献、勘究史

关于现代诗与古典诗的叙事 / 龚鹏程

现代主义在世界各地的发展状况不一。台湾于50年代兴起的现代诗歌,波澜壮阔,影响深远。但迄今研究者虽多,对其性质,掌握却仍不准确。本文重新解读文献、勘究史事,提供全新的解释。

第一节,要说明它并非国民党政权退守台湾实施戒严统治之产物,乃延续30年代在中国大陆与日本之现代主义风潮而生。

第二节,辨明它不是为逃避现实与历史,故转而去学习西方;正是因为要正视文学传统及现代社会,所以才要发展现代主义。

第三节,再申明译介移植到台湾的现代主义,亦自有其挪用的策略目的,因此它不是虚幻的呓语,是具有现实意义的运动。

第四节,认为台湾现代诗运动之主要目标,在于反对“五四”以来以文学为改进社会之工具的观点,进行文学再革命。故重视技巧甚于本质,不只要谈写什么,更要强调怎么去写。

第五节,阐明当时现代诗之有取于现代主义者,主要不在哲学思想、意识内容,而在美学方面。

第六节,分析现代诗家如何因重视美学问题,而逐渐走离现代主义,重新接合中国古典诗歌之审美意识、表达方法,以及中国古代的天人合一世界观,由汉字、文言文、唐诗、老庄、禅等处去探寻现代诗的新方向。以致原先昌言“乃横的移植,而非纵的继承”的现代诗,最终成为“寻找传统中国性”的运动。

第七节,综说现代诗与开发中国性的关系。现代诗往往被视为古典诗的对立物,可是现代诗的发展,却对古典文学研究颇有助益,这是诗史上饶富兴味的现象,值得进一步讨论。

一、延续或移植?

现代主义文学在中国,有三个兴盛期:一是30年代在上海,二是50、60年代在台湾,三是80年代后期在大陆各地。

现代主义诗歌和现代主义小说,是台湾现代主义文学思潮的两个主要表现面。现代诗兴起于50年代中期,现代小说思潮如果从《文学杂志》算起,和现代派诗潮兴起的时间亦相差无几。但现代小说思潮,要到1960年左右以白先勇为代表的“现代文学社”出现后才形成气候,故它兴起的时间稍晚于现代诗。

现代诗之标帜事件,是现代诗社之成立。创社人物中,纪弦最为重要。纪弦是1933年由施蛰存创刊的《现代》杂志的重要诗人,又与戴望舒、徐迟在上海创办过《新诗》月刊。到台湾后,一直希望能将大陆现代派的香火在台湾延续,于是联合了许多诗人,于1953年在台北创办了国民党政权迁台后的第一个正式诗刊《现代诗》。并于1956年1月成立现代诗社,2月作为“现代诗社成立专号”的《现代诗》第13期出版,刊登了《现代派公告》第一号,并宣布“六大信条”:

1. 我们是有所扬弃并发扬光大的包含了自波特莱尔以降一切新兴诗派之精神与要素的现代诗派之一群。

2. 我们认为新诗乃横的移植,而非纵的继承。这是一个总的看法,一个基本的出发点,无论是理论的建立或创制的实践。

3. 诗的新大陆之探险、诗的处女地之开拓、诗的新内容之表现、新的形式之创造、新的工具之发现、新的手法之发明。

4. 知性之强调。

5. 追求诗的纯粹性。

6. 爱国反共,追求自由与民主。

该社成立之后,诗坛倒也并未立刻定于一尊,1954年成立的蓝星诗社、创世纪诗社便与现代派颇有争论,但整体趋向却是现代主义化的。如《创世纪》创刊时本提倡战斗诗,其后倡议“民族型诗”,强调“运用中国文学之特异性,以表现东方生活之特殊情趣”(见第六期《建立新民族特型的刍议》)。但不旋踵,于1959年4月即改为四性说:世界性、超现实性、独创性与纯粹性,热烈提倡起超现实主义来了。

对于台湾文坛之现代主义化,论者诠析其起因,大抵均是说:

现代主义在台湾出现的最直接的原因,是国民党在台湾实行专制和白色恐怖的文艺政策。那时国民党把所有大陆作家的作品和一切进步的文学作品(即一切“附匪”、“陷匪”作家的作品)都列为禁书,而日据以来台湾新文学作家的作品则遭到完全冷漠的“冷冻”。在这种情形下,台湾的文艺青年只能向西方寻求出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社会因素。国民党在进行白色恐怖政策、肃清台湾内部的“亲共”力量的同时,也开始实行土地改革,并落实到“耕者有其田”政策上,由此展开台湾经济的“现代化”,其实也就是“西化”。

此等解释,当然是不准确的。第一、当时有禁制,固为事实,但从事文学写作的那些人,谁也不会没读过五四运动乃至二、三十年代的文学作品。想像在国民党统治下,诗人因完全读不到早期作家作品,故转而西向取经,乃是政治性的揣测。以当时台湾的文化、出版、译介条件而言,要看要读西方的论著与作品,绝不会比读大陆早期作品更容易。

二、许多人早年在大陆即有文坛经验,在台湾的文学活动,是其大陆活动之延续。因此台湾与大陆二三十年代文学发展根本不是断裂的,其延续性关系不容抹煞。例如前文说纪弦之现代派乃延续自大陆,即为一例。许多诗人与诗风,也应从延续性这个角度去观察,李金发的影响,便是明证。

三、正因台湾之现代主义文学不尽是新兴现象,亦有延续发展的部分,故不能仅从台湾本身的政治与经济环境去找原因。台湾之“全盘西化”,或政治社会之现代化,时间亦在60年代以后,晚于文学上的现代主义风潮。论者以较晚的社会状况,作为稍前发生的文学活动之原因,岂不可笑?

若跳脱社会条件说的窠臼,从文学传统本身的延续性看,现代主义在中国可谓源远流长。早期现代主义最重要的诗人,是象征主义诗人李金发,他在留学法国时期受到波特莱尔《恶之花》的影响,从事象征主义诗歌创作,1925年出版首部诗集《微雨》。其后是《现代》杂志1933年创刊。这个刊物集合了现代诗人戴望舒和现代派小说家穆时英等人。戴望舒是继李金发之后影响最大的现代主义诗人,他与上海震旦大学法语班同学施蛰存、杜衡、刘呐鸥,构成现代主义主要作者群。

《现代》杂志出现以后,一些原先受到新月派影响,以浪漫主义为基调的诗人,也开始沾染了现代诗风,最著名的是何其芳、卞之琳、冯至。冯至的《十四行集》,以德国诗人里尔克为师。影响之下,40年代中、后期,涌现了一批数量可观的现代诗人,其中穆旦、杜运燮、郑敏等人的“九叶派”最引人注目。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