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名丰文章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经典语句 >

寻找新青年 | 昔日网瘾少年 今与总理谈创业

时间:2019-06-05 06:17 点击:
新京报网以文字、图片、视频等全媒体形式,为用户提供全天候热点新闻,涵盖突发新闻、时事、财经、娱乐、体育,以及评论、杂志和博客等,新京报网本着品质源于责

寻找新青年 | 昔日网瘾少年 今与总理谈创业

寻找新青年 | 昔日网瘾少年 今与总理谈创业


2月7日,王锐旭(左2)在母校的演讲很成功,演讲结束后,王锐旭被学弟学妹围住。 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90后王锐旭作为广东大学生创业代表参加总理座谈会;目前创办APP“兼职猫”估值过亿

  “可能在我们吃饭的过程中,又有一个APP死了。”

  2月13日,春运大军陆续离京,APP兼职猫创办人王锐旭却从广州飞抵北京,除了与企业洽谈合作,接受媒体采访。还特意拜访前热酷游戏的资深程序员古晔,为公司发展寻找更强大的技术支持。

  这已是25岁的王锐旭两周内第二次来京。1月27日,中南海的一间会议室,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正在主持召开科教文卫人士和基层群众代表的座谈会。与另外9位与会代表诸如复旦大学校长许宁生、篮球明星姚明、演员陈道明等“大咖”相比,90后大学生创业者代表王锐旭显得非常稚嫩,但他毫不怯场。

  “做一个卑微接地气的奋斗者”,王锐旭在个人微信账号中的个性签名如是说。他的创业过程也是如此。他有着潮汕人精明的经商头脑,在大学期间就曾获20多项创业比赛冠军。2014年,大学还未毕业就创办广州九尾科技公司,开发专门针对在校大学生找兼职的APP“兼职猫”。

  目前,“兼职猫”已覆盖全国60多个城市,注册用户140多万,估值过亿,成功拿到三轮VC融资,最多一笔高达千万元。

  CEO曾是网瘾少年

  初次见到王锐旭,是在汕头华侨中学。2月7日的汕头天气温和,1米75身高的他戴着黑框眼镜,穿着一件灰色毛衣,里面是一件浅蓝色的衬衫。路过的不少女生窃窃私语:“帅”。

  侨中是王锐旭的母校,一个小时后,他要给近千名师弟师妹演讲当年高中的“逆袭”经历。

  现在的他是侨中的红人,不仅因为两周前他参加李克强总理举行的座谈会,也因为他是现下火热的“兼职猫”APP创办人。

  演讲前,媒体堵住了王锐旭。皮肤黝黑的他在长枪短炮下略显单薄,谈吐却远比同龄人成熟。

  有记者质疑他的公司“估值真有一亿吗?”王锐旭回答:“比如我现在拿到一千万的融资,对方有20%的股权,那你就可以认为这个公司值一个亿。”

  采访结束后,王锐旭微笑着挥手走上讲台,一个小时里,全程脱稿。

  很难想象,在侨中读书时,王锐旭的表达并不流利。高一时,成绩进步大,他在全年级师生面前介绍经验。结束前他说:“谢谢大家的发言。”引起哄堂大笑。

  更难想象的是,他原本是一位可能与侨中无缘的“网瘾”少年。初中的时候因家里破产,不能接受现实的落差,他曾逃避校园,迷恋网络。当他把280分的中考成绩单拿给母亲时,母亲扇了他一记耳光。

  那一记耳光让王锐旭彻底醒悟,他意识到,家里的重担需要他来挑起。

  王锐旭戒掉了网瘾,埋头苦读,第二年考上了汕头华侨中学。

  从笨嘴拙舌到谈吐流利,这一切都来自大学社团的历练。刚上广州中医药大学时,王锐旭一口气加入了9个社团协会,多任外联职务,拉取活动经费。“我接触了各种不同的人,学会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如今王锐旭不仅面对媒体谈笑风生,更会用名人效应自我包装。

  王锐旭称之为“借势”。创业时开会他常说:“李嘉诚曾经说,人的潜力是无穷的。”7日的演讲现场,他坦承原话是自己说的,“当你鼓舞一个团队时,利用名人借势,往往更有效果。”

  被骗后决定改变世界

  王锐旭家位于汕头市郊外砂镇。8日早上10点,王锐旭开着一辆女式摩托车来到村口迎接媒体。他家有两层楼高,仅刷了灰。王锐旭的父亲泡潮汕功夫茶招待。母亲蓝丽祥在旁修补毛衣。

  王锐旭上次跟家人沟通是在1月27日。那天下午,王锐旭打电话让蓝丽祥留意新闻联播,未多说什么。

  当晚,王锐旭父母看到了儿子出席李克强总理主持的座谈会。

  会上,王锐旭结合自身经历对大学生创业提了建议,希望落实大学生创业扶持政策。

  王锐旭回忆说,总理不仅了解他的创业经历,还鼓励他说“非常欣赏年轻人白手起家”。

  蓝丽祥没想到,“儿子创业真的得到了认可”。她起初希望,儿子读完大学继续深造,“创业不如考研”。

  王锐旭大一的头个月,蓝丽祥给了他1000元生活费。为了追求女生,他不到半个月就把钱花光。王锐旭再要生活费时,蓝丽祥在电话那头流泪。

  “潮汕男生都有些大男子主义,不能再让身边的女人流泪。”王锐旭下决心自己赚钱。

  他开始寻找兼职,却先后遇“交培训费”、“交兼职服装费”等骗局。有一次,王锐旭为了获得“4年兼职机会”,交了一中介250元办会员卡。此后一直没下文。他从同乡会处了解到至少六七名同学被骗。等醒悟过来时,对方早已人去楼空。

  这些“惨痛经历”,催生了王锐旭日后做“兼职猫”的念头。

  大二期间,王锐旭任学校团委的外联部部长。一次与APP公司的合作洽谈中,对方提出王锐旭可以组建自己的团队,进行创业。

  王锐旭瞒着家人,与4个同学成立了“魔灯校园传媒”(下称魔灯)。“我们不投钱,帮商业联系各高校社团,策划、举办活动,从中赚钱。”

  魔灯业务飞速发展。月业绩曾突破20万元、服务企业超300家。除去场租、日常开支,80多人的团队薪酬并不丰厚。由于主营业务依附于企业,常常“有上顿没下顿”,魔灯发生了“离职潮”。

  不再为他人做嫁衣,就必须要发展自己的产品和平台。王锐旭开始不停地思考如何转型。团队中有师弟在做互联网引起了他的兴趣。

  学中医的搞互联网?王锐旭承认是个外行,但并不认为这事不能干。2013年8月成立了广州九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九尾公司)。

  飞奔的“兼职猫”

  2月9日,记者跟随王锐旭来到广州九尾公司。

  广中医数字家庭基地是一个创业“孵化工厂”,从外看与一般教学楼并无二致,走进才会发现里面公司林立。

  在“孵化工厂”4楼,50多名“兼职猫”的员工在一间两百多平米的地方办公。

  王锐旭的办公室不到10平方米,是由三面半透明玻璃围起的独立空间。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